向已婚男提分手‧女子遭恐吓‧男友车被砸

向已婚男提分手‧女子遭恐吓‧男友车被砸(吉隆坡3日讯)一名26岁华裔女生申诉,她在5年前因年幼无知,爱上有妇之夫,后来深觉恋情不宜再发展下去,因此在去年杪向对方提出分手。对方疑心有不甘,在她有了新恋情后,不仅传简讯恐吓要对付其新男友,更要她归还当年总值超过5000令吉的金饰。这名林姓女子声称,她早已变卖有关金饰套现,当她把真相透过简讯传达给对方知道后,立刻更换新手机号码,以为事情就此结束。结果,数天后,现任男友黄汉鸿(25岁)的崭新第二国产ALZA休旅车,即被人恶意砸破大镜,司机及乘客前座的车镜也有明显被铁锤敲击的痕迹。向警方投报虽然没有确实的证据,但林姓女子与黄汉鸿皆认为,有妇之夫曾以简讯恐吓,且曾经见过黄汉鸿,再加上事发地点恰好就在女生居住单位的楼下,有妇之夫及家人也住在那里,综合多项巧合,两人皆指证是对方所为。林姓女子与黄汉鸿已就车镜被砸一事,向警方投报。同时通过民政党全国公共服务及投诉局主任刘开强在週二召开记者会,希望这名有妇之夫不要再纠缠她,还她自由空间,让她过新生活。林氏声称,她认识这名五十多岁的有妇之夫已有7至8年,两人在5年前开始相恋,一起在北海工作,对方每月会给她1000令吉零用钱,甚至买了一套总值超过5000令吉的金饰作为她21岁的生日礼物。她说,偶尔会回吉隆坡,而两人的住家也恰好在同一栋组屋,但不同楼层。有妇之夫与妻子育有多名孩子,已婚的女儿年纪甚至比她大。她称,她不清楚对方家人是否知道她的存在,而她的家人则是在去年才知道此事,并且大力反对她们来往。“我们刚在一起时,我年纪还小,不懂事,后来想清楚,再加上家人的反对,我最后决定跟他分手。”她在去年8月失业后,从北海回到吉隆坡,两人当时已很少见面,深思熟虑之后,她在11月正式向对方提出分手。传简讯称要对付新男友林姓女子与有妇之夫分手数个月后,在新年聚餐时与老同学黄汉鸿重逢,两人之后开始相恋。她说,有妇之夫知道她有新恋情后,就开始传简讯骚扰她,每週一封,内容从原来想要跟她复合,渐渐演变成要对付她的新男友。她说,她曾收到一封对现任男友安全极具威胁的简讯,内容指他付了钱,会找人对付现任男友,叫他不要开心得太早,甚至要他小心为妙。不过,林氏声称,她已经删除这些恐吓简讯,目前仅留下一封简讯为证。送5千元金饰已婚男要索回林姓女子声称,她在去年8月失业后,一直没有工作,直到今年初,逼不得已之下,她选择变卖21岁生日时收到的5000令吉金饰套现,没想到有妇之夫在今年3月中,也是知道她有了新欢后,开口讨回金饰。“收到他的简讯后,我只好回覆他说,我卖掉了,之后我就换了电话号码,所以不知道他的反应如何。”4月1日晚上,她开着现任男友的国产休旅车载他去上班后,就把车子停在组屋单位的停车场。隔天凌晨5时许,準备开车去接男友下班时,惊觉轿车大镜被砸破,而两侧的镜子也有明显被敲击过的痕迹。在这之前,其车子曾遭人恶意喷漆及刮花,虽没有亲眼目睹及确实的证据,但两人猜测是有妇之夫心有不甘,因此迁怒在现任男友的车上。《》尝试向林姓女子索取有妇之夫的手机号码,以作出平衡报导,但林氏声称,有妇之夫也换了手机号码,她无法记得,所以本报无法作出採访。住同栋组屋男方未上门闹事林姓女子声称,在这段期间,她与有妇之夫已经分手,但两人仍住在增江某栋组屋大楼,偶尔还是会碰见,对方因此知道她有了新对象。不过,除了简讯恐吓之外,对方不曾到她家闹事及纠缠。在车镜被砸事件隔天,她在男友黄汉鸿的建议下,已暂时住在男友家。黄汉鸿的双亲也有出席记者会,以示支持。男友称被误第三者遭迁怒黄汉鸿声称,相信有妇之夫误以为是他导致两人分手,而迁怒于他。促已婚男停止纠缠“我真的要强调,我和她是在他们分手3个月后才在一起。我们虽是同学,但在这之前,她一直都在北海工作,我们并没有联络,直到今年新年才重新相遇。”林姓女子及黄汉鸿也希望有妇之夫可以就此停止纠缠的行为,还他们清静的空间。刘开强声称,其投诉局并非第一次接获类似的投诉案例,他希望有妇之夫能够放手,两人过去虽有许多回忆,但这些事情已经过去了,停止互相伤害的行为,恐吓简讯内容“我觉得你现在在xxx比我还要兇了,要不然我要你把东西还给我你却把我当作死的,是不是有那个光头鬼撑着你,所以你想跟我斗是吗?现在我给你两天的时间来答覆我,我要你把东西还给我的原因就是当作这一生我没有认识过你,你把我害得这幺残(惨),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也会双倍还你。”备注:内容所提及的“东西”,就是他曾经送给林氏的21岁生日礼物,即五千多令吉的金饰,包含项链、手链及脚链。大家都需要一个新生的开始,各自生活。‧2012.0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