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苍祐逝世1年骨灰未葬‧家属低调悼念

林苍祐逝世1年骨灰未葬‧家属低调悼念(槟城22日讯)11月24日(週四)是前槟州首席部长林苍祐逝世一週年,林苍祐的长子林建安说,由于考虑到母亲的健康欠佳,因此,家人当天只会在家中平静的悼念亡父,不会举办特别的週年忌日祭拜仪式。此外,由于安排林苍祐骨灰进行土葬仪式的僧侣仍未给予指示,因此,林家至今仍未让他的骨灰下葬。“我们会保持低调,暂时没有考虑对外开放祭拜仪式,家人会在家中简单拜祭。”林建安表示,虽然週四是父亲逝世纪念日,但家人在考虑到母亲的健康情况后,认为一切低调处理,避免母亲触景伤情。“当天的祭拜仪式将由妹妹林宝艳安排及打理。”避免母亲触景伤情他接受《》访问时说,由于母亲健康欠佳,而且家里空间有限,因此选择进行简单的祭拜仪式,希望公众及父亲的友人能见谅。询及林苍祐骨灰何时下葬时,林建安说,不会这幺快,一切得依据僧侣的建议行事。目前,相关僧侣并未给予任何意见,至于几时土葬造坟则不得而知。林苍祐在,因中风被送往槟城医院救治,30天后,即去年11月24日晚上9时07分在槟城珍珠山住家安祥病逝。林苍祐生前对国家及槟州作出巨大贡献,被誉为“槟州发展之父”,因此在11月28日是以国葬方式举殡,万人泪别林苍祐走完人生最后一程。老街坊:他常施医赠药萃龙路上的思明药房,由林苍祐父亲林萃龙一手创办。林苍祐脸如怒目金刚,心却悲天悯人,陈碧建就是曾受林苍祐施医赠药的其中一人。他披露,林苍祐生前时常到潘畓田仔街中元街区,呼朋唤友找老街坊茶聚。天南地北无所不谈,现在人走茶凉,大家还是时不时提起他,回忆他的生前点滴,怀念一代伟人竟能亲民若此,曾经活在大家身边。“当年未从政前,他行医遇贫民二话不说就分文不收。很多街坊都受过恩惠,我觉得他是人如其名,真的是老佛爷。”“有忘不了林苍祐的故友,为老写下这样一首诗‘苍天精光千世流、祐地神彩万载明”。在畓田仔街老街坊心中,有林苍祐在就有良政,人不在了也有‘保佑’,所以街坊在庆讚中元期间,也为他举办追思会。总是觉得,他走了,苍天还是祐爱人民。”林陈国平:过槟桥就想起他已故林苍祐的深交陈国平说,他至今仍常常缅怀林苍祐。每当他到办公室时,就会想起林苍祐,因为林苍祐的办公室就在他的办公室旁。“我从80年代就与林苍祐同在,我不时都会想念他,每当看到林苍祐在隔壁的办公室时,就会想起他。”他说,当他经过槟城大桥和看到光大行政中心时,就不期然的想起林苍祐,可以说无时无刻都会念着这名老友兼老师。“林苍祐对我来说是一名很好的老师,现在我还经常记住他那句‘只要认为是对的,就勇敢去做。’这句话虽然简单,但意义很深,并非容易做到。”故友:他说了秘密叫我吞下黄得轩自称为林苍祐的“忘年之交”。“时间过得太快,可是我还是时常想起他。他的一週年忌日,我早已记在记录簿上,之前也曾联络他的女儿宝艳,想知道他们有否举办纪念活动,但至今都没联络上。”提起故友,他无限怀念。思他官高而不傲,念他博学而精明。他说,林苍祐看似拘慬严肃、不苟言笑,殊不知却比永何人都健谈,碰上对的人,话闸子一开,就是有他讲没你讲,永远没你插话的份。样子严肃为人健谈“他告诉我很多,他人生中不为外人知的事。每每说了,他便警惕我听了要像吃东西般,吞下肚子里。倾诉后要你守口如瓶,间接教你做人要一诺千金。”邓章耀:他训话前我已发抖林苍祐不怒而威的形象,从他担任首长到躬身下台,从来没有改变。邓章耀回忆说,他们每次碰面时,林苍祐尚未开口“训话”,他就全身发抖,担心会被老前辈问话时语塞,以致下不了台。“这就是林苍祐给我的最深刻印象。他面相天生不怒而威,远远站着就有一股凛然之气,令人肃然起敬。”邓章耀加入民政党时,林苍祐已黯然下台。1995年全国大选邓章耀初试啼声,上阵巴当哥打区,早已不问政事的林苍祐却在投票前夕讲座上,现身为他拉票。当年,槟城选战打得炽热,全槟战区无数,林苍祐只取小邓一瓢饮,单为他一人站台。“初出茅芦的黄毛小子,却得到伟人来站台,我受宠若惊。记得,林苍祐当晚从外国回槟,一下飞机便来为我站台。”他说,林苍祐逝世一週年,时间流逝飞快。可是,自己永远忘不了那一夜站台情景,更会紧记林苍祐说打巴当哥打只有一招,就是“搏感情”。一定要记得一步一脚印,时时走入选区拜会选民,便能无往而不利。‧2011.11.22